VeryTired_big.jpg 

 

我很貪睡,這是不爭的事實。

 

 

雖然不至於為了睡眠而拒絕友人早晨的邀約(如看早場電影),

 

或是捨棄早餐和午餐只為了得到長達10小時以上的連續睡眠;

 

但是為了多睡個三五分鐘,導致出門前手忙腳亂地梳洗打扮化妝,

 

然後再以秒殺的速度衝到公車站牌候車,三步併兩步地殺進公司迅速打卡,

 

僥倖的暗爽「呼,還剩一分鐘。」,倒也是常有的事。

 

 

 

因此,我承認,睡眠對我而言,就像女人規則的月經般必然且重要。

 

 

 

然而,一個小不隆咚的無「齒」之徒(吳小晨我就是在說你),

 

在我原本平靜的世界投下了一顆原子彈,

 

「轟」的一聲,我的生活起了極大的變化。

 

 

 

首當其衝的,便是我的睡眠

 

 

從吳小晨出生的那天起,睡眠時間便像批薩一樣地被切割開來。

 

滿月前,大概每一至兩小時便會哇哇哭的討奶喝,哭聲之驚天動地,

 

才不管究竟是深夜十二點或是凌晨四點,頗有「老子我就是肚子餓,no milk no talk」的氣勢。

 

滿月之後,情況稍有改善,睡眠時間可延長至三到四小時,但仍然被切割的七零八落就是了。

 

偶爾幸運之神降臨,賜給吳小晨一覺到天明的恩惠;

 

 

我這個做老母的居然不懂得把握,每隔兩三小時便從睡夢中驚醒,

 

只為了確定吳小晨還在呼吸,然後再睡眼惺忪的爬回老爺身邊,

 

繼續著被自己硬生生切斷的睡眠。

 

 

這樣的精神壓力搞的我身心俱疲,長期累積下來其實是很嚇人的。

 

 

 

終於,我的身體在兩天前向我舉牌抗議了。

我.長.了.針.眼。──>又沒偷窺帥哥裸體,真倒楣。(攤手)

 

 

 

 

剛開始時,眼皮有點癢癢的刺痛感,直覺使我在心中暗幹:不妙!不會是要長針眼吧?

 

果然,隔天便發現,眼瞼處出現了一顆小白點,蹲在那裡開心地向我招手。

 

針眼實在令人尷尬萬分,就像難以啓齒的隱疾一般。

 

從小就常聽長輩說:『偷看別人洗澡會長針眼喔。』

或是『你是不是看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?』

 

諸如此類的說法,總是令不幸長針眼的人感到相當懊惱與害羞。

 

曾經聽過一個小偏方:若是右邊長針眼,就拿左手從後腦勺繞到右眼角,拉拉眼皮數下;左邊則反之。

 

雖然覺得有點阿Q,但試試也無妨,說不定真的有效呢。

(每次拉眼皮的時候,總會聯想到那個『笨蛋拿飯粒』的腦筋急轉彎【註】,

 然後忍不住噗哧一聲,在別人眼中更像笨蛋了)

 

 

拉了兩天,似乎未見明顯的效果。

 

第三天,右眼皮變得又腫又痛,事實證明,這個阿Q偏方在我身上宣告無效。

 

上網孤狗了一下關於針眼的資訊,下巴差點碰地。

 

網友們毫不吝嗇的將自己長針眼的經驗和處理方法分享於網路上,有的自行擠膿,有的開刀處理

 

個個描繪的活生生血淋淋,看的我膽戰心驚,讓我熱敷冷敷傻傻分不清楚。

 

我決定不要輕易相信網路謠言(靠夭,那你孤狗心酸的嗎),還是求助專業的眼科醫師比較實際。

 

 

 

到了眼科診所,醫師確定判斷為針眼後,我知道,大事不妙了。

『如果妳想要快點好,等會兒我可以替妳打個麻藥,幫妳把膿擠出來。

 如果不要,那就吃/擦個幾天藥,看看膿包會不會自己破掉。』

 

醫生以平淡的語氣,告訴我處理的方法。

 

打麻藥?擠膿?那一定痛慘了,屑特。

「如果先吃/擦藥,過幾天膿包還是沒破呢?」

『那到時候還是要替妳打麻藥,然後把膿擠出來。』

 

靠夭,剛剛是鬼打牆嗎,那還不是都一樣?

 

唉,長痛不如短痛。

 

「好,就今天處理吧。」我抱著上斷頭台的決心與勇氣,說出了我的決定。

 

護士招呼我躺上了病床,先替我點了幾滴麻藥。

 

約莫3-5分鐘後,醫生打開了上方的探照燈(手術燈?),準備替我注射麻藥。

 

我心跳得厲害,緊張兮兮地問:

 

「是打在眼皮上嗎?」->廢言,難道會打在屁股?我真是阿Q

『對啊。』

 

阿鳥喂啊,我的神經已經進入了警戒狀態。

『妳最近常熬夜齁?』醫生突然跟我話家常了起來。

「嗯,最近剛生小孩,很累。」

『喔,難怪。是男生還是女生?』

「男生。」

『那妳身材還恢復的蠻快的齁。』

「呃,可能是因為懷孕時期也沒有胖太多吧。」->現在是想分散我的注意力嗎?

 

我在心裡犯嘀咕:這位醫生,我並沒有要陪你聊天的意思,可以趕快處理好放我回家帶小孩嗎?

 

終於,醫生捏起了我的眼皮,叮嚀我深呼吸之後,我感覺到一陣刺痛。

 

不久後,醫生替我擠出了膿包,並以紗布蓋住了傷口,整個過程不花五分鐘,完成。

 

臨走前,護士不忘叮嚀我:『這幾天記得注意飲食,多喝水,少吃油炸的食物。』

『還有,告訴妳老公,妳真的太累了。』

 

 

 

走出診所後,我將護士的話原封不動一字不漏的告訴老爺。

 

所以,當天晚上,我得到了連續不間斷不切割的五個小時的睡眠品質

 

 

 

這小小的幸福,就算是長針眼帶來的意外收穫吧。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圖片來源:google網路照片)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註】Q:有個笨蛋吃飯時,飯粒總是掉在右邊的嘴角。

     

     他拾起飯粒的方式,便是左手繞過後腦勺到右嘴角,

     

     然後將飯粒拿起來,再將左手繞回來。

     

     有一天,飯粒居然掉在左邊的嘴角,請問他會如何拿掉?

   

   A:舉起左手,將左邊嘴角的飯粒放在右邊,

     再將左手繞過後腦勺到右嘴角,然後將飯粒拿起來。

    

    (噗,原諒我到現在還是會因為這個老梗而發笑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艾小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