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來談談我所瞭解的"待產"好了。

 

 無論是參加媽媽教室時得知的訊息,或是從有生產經驗的朋友口中描述,

 

 待產的過程,在我心中,其實已有大致上的輪廓。

 

 中,令我產生莫名障礙與恐懼的,

 

 第一名便是「剪會陰」;排行第二的,還有「灌腸」這件事。

 

只要是女人,光看到「剪會陰」這三個字,就已經頭皮發麻了。

 

 有經驗的婆婆媽媽告訴我,剪會陰是生產時的必要步驟之一;

 

 

如果不剪,撕裂傷的情況可能會更嚴重

 

 也有人以一副過來人的口吻告訴我,其實根本不會痛(?)

 

 

因為那時生產的痛,遠遠超越了剪開時的痛楚。

 

 

另外,對於「灌腸」,我也存有滿腹的疑問:要怎麼灌?從哪裡灌?

 

 萬一忍不住,不小心挫屎在床上怎麼辦?如果沒拉乾淨,生產的時候大出來又該怎麼辦?

 

 躺在病床上的我,一想到這些便冷汗直流,加上陣痛越演越烈,我已經開始想罵髒話了。

 

 

 

子宮頸擴張的速度很慢(平均兩小時開一公分),也很折磨。

 

 剛開始還能夠跟著老爺的口令,運用在媽媽教室學來的呼吸法,減輕陣痛帶來的不適。

 

 後來,在接近生產前的三、四個小時,劇痛已經讓我失去理智了。

 

 不論是吸吸吐,還是吸吸吐吐吸什麼鬼的,早就忘得一乾二淨。

 

 唯一記得的,就是歇斯底里地叫著:馬的,好痛啊啊啊啊啊!』

 

 而且,我的羊水堅強的令人難以想像,即使子宮頸口已經開了八、九公分,

 

 說不破就是不破,亂有骨氣一把的。

 最後,就連護士小姐都看不過去,才替我人工破水。

 

 

 

凌晨兩點多,感覺自己已經精疲力盡,就快厥過去了。

 

 護士推我進產房時,我告訴自己:這一刻終於來臨了,加油加油!

 

 在醫護人員的協助,以及老爺的鼓勵與陪伴下,小米順利地誕生了。

 

 那一刻,我有種置身峇里島的輕鬆。

 

 除了感激,我告訴護士小姐的第一句話是:打死我都不要再生了。』

 

 

這輩子最狼狽的時刻,卻覺得很幸福 

每個媽媽最醜卻最不介意拍照的時刻。

 

 

隔著嬰兒室玻璃偷拍 

嬰兒室裡最小隻,也是毛最少的。

 

 

歷經了懷胎39週所帶來的不適與不便,以及12小時的陣痛後,終於,我們見到了小米。

 小米一點也沒令我們失望,健康、活潑,而且哭聲宏亮。

 

 看著躺在胸口上的小小身軀,感受著彼此的體溫,

 

 前一刻的產痛,似乎真的有點忘記了。只是"有點"而已,休想慫恿我再生一個!)

 

 從今天起,學習成為一個好爸爸、好媽媽,便是我和老爺人生中最重要的課題。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PS1.其實灌腸並沒有想像中的複雜,只是將塞劑塞進肛門裡,大約兩分鐘後,就會產生源源不絕的便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而我所擔心的挫屎問題,也沒有發生,好險。

 

 

PS2.在此聲明,剪會陰真的不會痛,請即將生產或準備懷孕的姑娘們不必緊張。為什麼呢?

    因為那些婆婆媽媽居然天殺的忘了告訴我最重要的原因-會打麻醉,靠夭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艾小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