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1111.jpg   

九個月的圓滾滾肚皮(很有技巧的遮住了一大片的妊娠紋)  

 

 

 

 

越來越接近預產期,陣痛也越來越明顯了。

 

七、八個月時,只覺得胎動非常地活躍,還不至於有痛感。

 

每次看著肚皮突然隆起的某一角,便開始想像,小米又在以什麼樣逗趣的姿勢活動著;

 

想著想著,嘴角便忍不住上揚,呈現出幸福的弧線。

 

 

到了九個月時,開始出現不規則的陣痛,肚皮也越來越緊繃。

 

彷彿一顆灌滿氣的汽球,隨時都有爆炸的危險。

 

 

 

 過年前,醫生告訴我,小米可能會在春節期間來報到。

 

令我整個年假,都懷著戰戰競競的心情;只要稍有一丁點不對勁,便馬上奔向醫院檢查。

 

無論是深夜或凌晨,仍然拖著疲憊的身軀求診;

 

深怕忽略了任何產兆的可能,而影響了寶寶的安全。

 

捱過了除夕、初一,也度過了初二、初三,一直到初六,

 

眼看著年假就要結束,即將回到工作岡位了,

無奈我的肚皮,卻一點動靜也沒有(而且子宮頸才開兩公分,雪特。)

 

 

 

當晚凌晨兩點多時,規則的陣痛來臨了,

 

大約每八到十分鐘,便有一陣難以忍受的痛感,而且強度也較之前更大了。

 

 

想,子宮頸應該更開了……有三公分了吧?

 

 到了醫院,經過護士內診後,竟然只開了兩公分多(昏)

天啊,醫院必須在子宮頸口開至四公分時,才能留下來待產,我還有一半的空間要努力欸

 

 

 

 

終於,我鐵了心,打算這兩天拼了老命也要把小米生下來,以免夜長夢多。

 

於是,凌晨三點多,老爺陪著我,在醫院爬了半個小時的階梯。

 

 (其實應該要爬更久,但我們實在天殺的想睡,半小時後就打道回府了。)

 

 

一波又一波的陣痛令我無法入睡,暗自決定等天亮以後,

 

一定要再去爬樓梯,直到開四公分為止,便可以直接住院待產了。

 

好不容易捱到了天亮,原本想拖著老爺再一同去爬樓梯,沒想到,他卻必須到公司加班。

 

我只好回娘家搬救兵,拜託姐姐陪著我。 

 

 

到了醫院,疼痛感絲毫未減,護士小姐又再次替我做了檢查。

 

四公分,妳可以準備辨住院囉。」

 

護士小姐一派輕鬆地說道。呼,幸好老娘還沒開始爬樓梯,哈。)

 

換上了待產服,填妥了一堆眼花撩亂的資料後,便正式進入漫長的待產過程了 

To Be Continued…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艾小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