抬頭一看月曆,赫然發現已經接近5月底了!
我假裝一副緊張兮兮的口吻告訴老爺:「我那個還沒來耶~」
『是喔,恭喜妳囉,可能以後都不會來了。』老爺一派輕鬆的跟我打哈哈。

 其實小月表姐也不是沒有晚來過,喔不,應該說從來沒準過
這次並沒有特別在意,安慰自己大概小月表姐的火車又誤點了,說不定過幾天就會抵達。


不諱言地,我們都想要一個小孩,
而且還把安全期危險期亂算了一通,自以為的瞎做。(套句證嚴法師的話:做,就對了。)
每次在路上看見可愛的BB,我們就會忍不住多看兩眼,
然後再互相吹噓說『我們的小孩一定也會那麼可愛!』。(是的,我們就是這麼一對不要臉的夫妻。)
對於懷孕這件事,並非沒有期待。只是我們說好了以平常心看待,才不會期望越高,失望越大。
 
直到5/31那天,遲遲不見小月表姐的身影,才真的神經質地緊張了起來。
「明天起床如果還是不見,我就要驗一下了。」我小聲地向老爺報告我的決定。
隔天一早起床後,馬上帶著驗孕卡衝進廁所脫了褲子

靠,真的沒來。」

我詳讀了驗孕卡上的說明指示,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後,假裝沒事狀的開始刷牙洗臉。
當牙刷在我的口中來回走動了三遍後,我忍不住偷看了一下驗孕卡上的結果顯示。











兩條線!!

是我眼花嗎?

我死盯著驗孕卡上的那兩條線,想知道究竟是不是因為我一時的飛蚊症或青光眼,誤將一條看成兩條?
事實證明,我並沒有飛蚊症,也沒有青光眼,因為它確確實實是如假包換的兩條線!

 
我懷著澎湃的心情盥洗完畢,帶著驗孕卡回到房間。
『沒有對不對?』老爺以似笑非笑的表情詢問。
或許是想掩飾自己的期待,反而先丟出了一個否定句。
我把驗孕卡遞到老爺的眼前,讓一切眼見為憑。
『兩條耶… 兩條線耶!』老爺笑了,我也微笑的點點頭。
『恭喜妳!』   「也恭喜你!」
我們就這樣像過新年般的互道恭喜,當然,也給了對方一個深深的擁抱。
 
當然,還是必須經過專業醫師的檢查,才能加強驗證這件喜事的真實性。
因此,一個禮拜後,我們預約了婦產科的看診. 
醫生並沒有像連續劇裡的情節一般慎重卻喜悅的對我說:『恭喜妳,妳懷孕了!』,
我也沒有戲劇性的流下感動的淚水哭道:『我要當媽媽了…』
這一切的一切,只有在電視上灑狗血的肥皂劇裡才看得到。

至今為止,我仍然覺得一切有那麼點的不真實,

或許當我感受到身體裡微妙的變化的時候,

或許當我能夠透過超音波漸漸看清寶寶的雛型那一刻,

我一定會流下喜悅的淚水,並且做好當媽媽的準備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艾小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