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次行程中下蹋的飯店,無論是四星、五星,還是小星星,都有一個共同點。

房間裡的床雖然看起來舒服,其實卻有個BIG problem。

重視睡眠品質的我,對於枕頭的高度及鬆軟度有種莫名的堅持。

高度必須能夠順著我後頸的弧線,完美地HOLD住我的頭;

鬆軟度則最好能夠膨的像棉花糖一般,一躺下便整個陷在裡頭,舒服啊。

在我心目中,符合上述兩項要求,才稱得上為枕頭中的極品。

然而,在維也納(或者應該說整個東歐?),飯店房間裡的枕頭,實在令我大失所望。

扁平的不像話,完全無法HOLD住我的頭,失敗

膨鬆度無法比擬柔軟的棉花糖不說,還硬的像豆漿店裡的燒餅,更是失敗中的失敗

即使將枕頭折半以增加高度,也沒有太大的幫助。一早醒來,天殺的,脖子好痠啊~


SPOT 2  莎姿堡鹽湖區-聖沃夫岡St. Wolfgang 


此區為奧地利著名的湖濱渡假區,共有76個大大小小的湖泊,像條珍珠項鍊般環繞於阿爾卑斯群山之間;

偶爾還會看到一兩對鴛鴦悠游於湖面上,一時之間,我有一種身在畫中的錯覺。

天氣依舊寒冷,記得早晨在巴士上瞄了一眼溫度計~2℃

我和老爺欣賞著眼前美景的同時,哆嗦也從沒停過。

“我們買雙手套吧。”我提議,老爺也馬上附議。我有預感,再不買雙手套禦寒,我的手就快要凍傷了。

“哇,這裡有賣手套耶!”

一切就是這麼的巧合,湖邊有家販賣紀念品的小店,在外頭的展示架上,掛了好幾雙暖呼呼的毛手套。

我迫不及待地飛奔過去,果然在這片神聖的土地上,真的有上帝。

“可是…要…12歐耶…”我看了吊牌上的價錢後,當場戲劇性的倒退三步。

媽啊,合台幣將近600元耶,觀光客的錢真的有醬好賺嗎?

“我情願被冷死。”老爺耍骨氣的丟下了這句話,正巧與我的想法不謀而合。


結果,我們還是走進了那家,不過,只買了兩張漂亮的明信片,

並讓店員替它們蓋上象徵性的圖章後,便去造訪街景了。



歐洲人除了擁有堅強的民族性,其實他們對於繪畫、建築、設計,甚至音樂方面的美感,也有非常敏銳的觀察與認知。

這裡的建築物外牆,不同於台灣的建築風格-多數鋪滿了五顏六色的磁磚,或是充分展現設計感的線條與造型;

甚至利用大量的玻璃帷幕取代冰冷的水泥建築,近年來在台灣也成了一股風潮。

走在聖沃夫岡這個迷你的湖濱小鎮裡,沿途的建築物或是商店的櫥窗,常常帶給我不同的驚喜。



販售許多精美可愛的模型屋




尤其是外牆上的壁畫,從遠處看,立體的線條讓我誤以為是人工精細的雕刻,

正在讚嘆著刻工的細膩,走近一看才發現,那竟然是平面的『溼壁畫』。



所謂【溼壁畫】即是以色粉畫在粉刷了溼石膏的牆上的一種繪畫技術。

在十五世紀時期,曾被文藝復興時代的義大利畫家們加以改進,並發揚光大。

藝術家先將溼的石膏均勻地塗抹在牆上,然後將具有水溶性的顏料快速地畫在石膏表面上。

這時,顏料會很容易附著在溼石膏的表面;等石膏乾燥之後,繪畫就會變成牆的一部份了。
 


沿路走回集合地點的時候,在某間小教堂前,遇見了一對正在悠閒散步的祖孫。

小女孩實在太可愛了,圓圓的大眼睛搭配著微捲的金髮,活脫脫就像櫥窗裡的洋娃娃一般,

讓我的眼光始終揪著她不放(哪裡來的怪阿姨?),心裡不斷吶喊著-我要跟她合照!

爺爺似乎看穿了我的陰謀,索性停下了腳步,對著我們親切的微笑著。

鼓起勇氣走上前,詢問爺爺能否跟他卡哇依的小孫女合照;

看的出來爺爺並不諳英語,大概是聽得懂一些,再加上我可笑的肢體動作,

爺爺很快就明白我的要求,還將小孫女外套上的連帽卸下,既貼心又大方。



當天中午安排的是自助式中餐,這家看似充滿韓味的名稱與招牌,其實是大陸人經營的餐廳。



餐廳的入口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菜色和口味都…咳咳咳,不予置評。

不過,令人驚訝的是,當地的老外都很愛來光顧呢。

因為在昂貴的歐洲,隨便吃一餐幾乎都要價10歐以上;

但在這家任你吃到飽的Buffet裡,卻只要6-7歐的價錢。難怪到處都是外國臉,東方的臉孔反而少見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艾小莉有感而發:

原來貪小便宜的心態,是不分國界的(笑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艾小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