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為自己可以勝任各式各樣的工作,原來並不是。

自從離開美語教學的領域後,走到哪裡,總覺得不太對勁。

那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怪異。

就好像硬要將一個方形塞進圓形的容器裡,最後或許成功了,但方形卻極端的不自在。


美語教學那段日子,帶給我許多快樂和痛苦的回憶。

接近小朋友的世界,傾聽他們的童言童語,
看著他們對英語的興趣,在我的帶領下漸漸地從零到有,令我感到快樂;

然而,備課與製作教具的動作,幾乎花上我每天三分之二的時間,

不成材的學生背後,總是有位認不清事實的父親或母親,

那種明明都已經掏心掏肺地陪伴孩子學習,
家長只因為考試成績不理想而完全否決了彼此所做的努力的挫折,卻又令我感到痛苦。

這份工作,實在令我又愛又恨。


流逝的歲月,似乎特別珍貴。

我常回想起大學時期在書店打工的日子;

雖然常遇見澳洲來的客人,只要跟臭味相投的同事一起咒罵幾句,就會覺得人生還是很美好。

也常回想起從事兒美教學的那二年;

雖然常碰到漠視老師用心指導的家長,只要受到主任或其他老師們的鼓勵與肯定,就會覺得自己又充滿了能量。



當一個人不斷地回憶從前的時光,是不是意味著他對現狀的不滿足?

或許是吧。

現在的我,就像被塞進圓形容器裡的方形,

急欲掙脫這個環境,找到一個符合自己形狀的容器,跳進去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艾小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